防止環境破壞 夯實生態屏障——內蒙古加快綠色礦山建設

發佈者:Jiangzhe 來源:新華社 瀏覽: 發佈時間:2021-01-13 17:06:23

 在礦產資源豐富的內蒙古自治區,曾經黑黢黢、光禿禿的礦山正加快變綠。冬季,錫林郭勒草原已是一望無際的枯黃,但草原上幾處宛如巨型梯田的露天煤礦排土場,仍然保留着片片綠意。一棵棵雲杉、一株株樟子松挺拔身姿,迎風矗立,為荒涼的礦山增添了幾許生機。

 
邊生產邊修復 老礦山換新顏
 
“我們一邊生產,一邊復綠,排土場沉降穩定後,就立即開始大規模植樹種草。”國家能源集團神華北電勝利能源有限公司生產技術部經理宋仁忠説,“2020年光是植樹種草和養護投入就有1億多元。”
 
登上海拔1000多米的錫林浩特市勝利一號露天礦南排土場,可見四周已披上層層綠裝,頂部更如同一個巨大的苗圃。養護人員有的澆水,有的修剪枝杈。宋仁忠説,這裏綠化面積超過1200萬平方米,每年約有300多人澆灌、除蟲、補植、扎沙障,保證綠化效果。
 
記者採訪瞭解到,勝利一號露天礦通過多年實踐,形成一套適應當地氣候特點和排土場地質環境的綠化方法,即“一排、二覆、三沙障、四種、五灌、六養護”的排土場綠化模式。利用這種模式,該公司對多個排土場實施綠化治理。
 
在排土場復綠的同時,企業在煤礦採剝、破碎、運輸、存儲、裝車等生產環節中,儘可能減少揚塵等污染,採煤產生的疏幹水也全部回收利用。
 
目前,勝利能源以“露天礦、發電廠、輸煤系統”為主體的“兩輪一軸”煤電一體產業發展格局基本形成,礦區成為具備工業、文化、旅遊功能,兼具草原特色風情的大型煤電開發、環境治理與觀光旅遊一體化的“生態、環保、綠色”示範區。2019年,該礦入選自治區綠色礦山名錄,2020年入選國家綠色礦山名錄。
 
2020年初秋,記者在錫林郭勒盟東部的西烏珠穆沁旗白音華煤電有限責任公司到界排土場看到,工人在坡面上鋪設苫蓋。據工作人員介紹,苫蓋可以保持地表水分,同時防止雨水沖刷新栽種的植被,促進植被生長。2020年,該公司按照綠色礦山建設規劃要求,對排土場新用地的地表土進行全部回收,作為排土場復墾用土,為後續治理工程中的植被恢復創造條件,同時對新到界排土場到界一塊復墾一塊。
 
2020年,錫林郭勒盟按照綠則存、不綠則退的要求,全面加強礦山地質環境治理,加快推進綠色礦山建設,不再在草原開口子新上礦山開發項目,不再在草原核心區規劃建設風電、光伏項目,對小散礦山礦業權期滿不再延續,對已開發項目進行綠化。目前,錫林郭勒盟礦山可綠化區域綠化覆蓋率達到80%。
 
健全制度法律 管理“量體裁衣”
 
過去由於片面追求經濟利益,忽視環境保護,礦產資源開發帶來了突出的生態問題。如2018年,中央第二環保督察組到國家電投霍林河煤礦進行“回頭看”督察時發現,國家電投霍林河煤礦開採40年致使科爾沁草原近86平方公里草原被毀壞等問題,該公司目前已全面整改,但這並不是個例。
 
內蒙古是礦產資源大區,也是重要的生態功能區,推進綠色礦山建設具有特殊重要意義。近兩年,自治區貫徹中央部署,堅定走綠色發展、生態優先的高質量發展路子,大力整治礦區環境,通過綠色礦山達標建設防止礦產開發對生態環境的破壞。
 
2020年8月,自治區政府印發礦山環境治理實施方案,要求到2025年,全區生產礦山環境得到有效保護和治理,歷史遺留問題治理取得顯著成效,礦山開採形成的露天大坑、公路鐵路沿線、航線和城鎮周邊、草原森林、“黃河幾字灣”等重點地區礦山環境治理基本完成,礦山環境修復和治理水平全面提高。已建礦山要達到綠色礦山建設標準,不符合綠色礦山建設標準要求的生產礦山要限期退出。
 
建設綠色礦山,自治區還對企業提出要求——要有面子,有裏子,更要有腦子。有面子就是礦區環境整潔、佈局合理,有裏子就是實現少投入、多產出、少排放,有腦子就是建設數字化礦山、構建和諧礦地關係,努力達到發展現代能源經濟與保護生態環境的協同共進。
 
地方立法在綠色礦山建設中起到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記者在鄂爾多斯市天隆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武家塔露天煤礦採訪瞭解到,該煤礦已經形成生產、排土、治理、復墾、綠化的良性循環。如果夏季走進礦區,映入眼簾的則是草木青翠的宜人風景。為依法保護好這片綠色,《鄂爾多斯市綠色礦山建設管理條例》立法班子付出了辛勤努力。
 
2019年10月,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向鄂爾多斯市人大常委會提出綠色礦山建設的立法建議。2020年7月23日,內蒙古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一次會議批准通過《鄂爾多斯市綠色礦山建設管理條例》(以下簡稱《條例》)。該《條例》於2020年10月1日起正式施行,不僅為礦山企業綠色可持續發展“量體裁衣”,也為今後綠色礦山建設提供了法治保障。
 
該《條例》立足鄂爾多斯市情實際,體現地方特色。如針對土地復墾中存在的問題,《條例》明確規定了採礦權人應當履行礦山地質環境保護與土地復墾義務;礦山環保、水土保持、地質環境治理等工程應當與主體工程同時設計、同時施工、同時管理使用;採礦權申請人或採礦權人應當在辦理建設用地申請或者採礦權申請手續時,編制礦山地質環境保護與土地復墾方案,隨有關報批材料報有關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審查。
 
運用科技手段 建設效果顯著
 
科技手段綜合運用推動了內蒙古綠色礦山建設。在自治區東部的呼倫貝爾市東明礦業有限責任公司,記者看到曾經裸露的排土場已被綠植覆蓋,礦區足球場像鋪了一層綠毯。眼下,東明礦業在寒區草原露天礦山生態修復和綠色產業多元化發展方面先行先試。
 
企業開展寒區鄉土植被遴選、寒區植被引種馴化、土壤改良等多方面基礎研究工作,基本完成礦區生態修復和生態重構。如今,該礦形成由苗圃試植與育苗基地、灌草生態修復區、人工濕地、生態農業試點園和宿根花卉景觀區共同構成的寒區礦山植被羣落組合和生態系統。
 
位於呼倫貝爾市的國家能源集團神寶能源公司以露天煤礦排土場和工業場區為重點,以“低開採、高利用、低排放”為原則,提高煤礦機械化程度,推進煤礦智能開採,建立科學管理體系,正着力實現不破壞生態環境或將負面影響降低到最低程度。
 
華能伊敏露天礦利用“煤電一體化”生產優勢,通過採用綠色採礦工藝的應用和探索土壤改良等復墾綠化技術措施,實現煤、電、水、灰、土的高效循環利用,逐步建立適應呼倫貝爾地區草原生態恢復的伊敏模式。
 
呼倫貝爾市扎賚諾爾露天煤礦是百年老礦,雖為周邊經濟發展作出貢獻,但常年高強度開採使礦區形成約500公頃的巨型礦坑,一度發生滑坡、塌方、泥石流等現象,這也使礦山修復十分艱難。
 
從事生態修復的內蒙古蒙草生態環境(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起多次派出科研團隊,累計採集礦區及周邊區域水、土、氣、動植物、微生物等萬餘種自然數據,並植入蒙草生態大數據平台,對礦區生態環境進行全面的數據分析。該公司技術團隊通過現場測繪、數值模擬與評估規劃設計等步驟,對露天礦坑的邊坡穩定、場地平整修復、生態恢復等關鍵問題進行把脈,制定了“邊坡控制-場地平整修復-生態恢復-基礎設施建設”的礦山生態修復聯合技術方案,並付諸實施。
 
“一個項目就是一次自然生命羣落的拯救和恢復,我們通過‘種業數據化’和‘數據場景化’的方式,有效解決了每一平方公里甚至每平方米土地上適合長什麼、該種什麼的問題。”蒙草生態執行總裁高俊剛説。
 
目前,扎賚諾爾礦山生態修復項目實現覆綠面積約460萬平方米,植被蓋度恢復到近90%以上,植物種類由最初的10多種增至70多種。已有多種飛鳥、昆蟲、動物重新在露天礦區落户繁育,逐步形成穩定的生態羣落。治理後的扎賚諾爾礦山,煥發出一片綠意盎然的生機。
 
經過多方努力,“十三五”期間,內蒙古各類正在生產的礦山投入54.6億元,完成環境治理面積約500平方公里;各級財政投入12.9億元,完成歷史遺留礦山地質環境治理面積約135平方公里。全區現已建成綠色礦山375家。(記者 於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