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九寒天有樂趣

發佈者:Jiangzhe 來源:呼倫貝爾新聞 瀏覽: 發佈時間:2020-12-22 10:51:35

我喜歡踏着積雪漫步,迎面的寒風像鞭子一樣刻意在臉上揮舞,我知道這是古老而傳統的冬至節悄然來臨的信號。

又到了河流結冰的季節,岸邊的柳樹掛滿樹掛,兩邊的霧凇長廊就成了天然立體的水晶宮,每一片冰花都注入了畫匠細膩的工筆,每一幅精小作品都剔透玲瓏。仿若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隨時都會出現,童話故事在這冰雪的世界得到永生。我走進神話世界,不敢大聲咳嗦,生怕一不小心驚落滿樹晶瑩,嚇呆白雪公主,找不見小矮人的影蹤……

遐思又勾起我童年的記憶。一羣瘋跑的少年,戴着狗皮帽子,穿着厚厚的棉服,膠皮烏拉(早期北方人過冬的一種棉鞋)絮着搗爛的烏拉草,套着我們一冬天都不願意洗的小黑腳,戴着媽媽縫製的棉手悶子拉着爬犁,抽打着冰嘎兒,一會搓搓小手,一會捂捂耳朵。打雪仗的孩子從來不真的打架,一個漂亮的雪人需要幾個童伴共同完成,有的小孩捨出自己的帽子給雪人戴上,有的女孩把自己的圍脖給雪人紮上,我常常把自己帶有鏈繩的棉手悶子掛在雪人的脖子上,儘管小手凍得生疼,也要把雪人打扮成真人一樣。雪人的兩個眼睛是在山坡的雪地裏找來的兩個飽滿的橡子,鼻子是夥伴從家裏偷出來的紅辣椒,嘴脣是我用兩片淡紅色的樹葉精心剪制而成的傑作,透着芳香。鄰居家的小弟還拿來他爸爸的羊皮皮襖給雪人穿上,一個憨態可掬的雪人就堆成了。

家裏的火盆就像媽媽的愛一樣温暖,裏面經常有媽媽為我燒的土豆,外焦裏嫩,吃起來很香。火盆上用鐵茶缸還能炒黃豆,炒苞米花,火盆留給我的記憶永遠難忘。搬進新房後就開始燒鍋爐,那個用黃粘土製作的火盆我依然不捨得丟棄,因為它帶給我太多温馨的回憶。人過中年,年年都能吃到八十多歲老母親為家裏精心包出來的冬至水餃,裏面永遠是我最愛吃的酸菜摻油滋啦餡,是母親的味道。

冬至時節也是農民殺豬的季節。殺完豬,人們開始好吃好喝起來。不知何時起,大碗酒換成了口杯,豪飲變成了小酌,大碗肉旁邊要配上幾樣素菜,人們從前圍坐在火炕上,現在挪到了地桌之上……唯有氤氲的飯菜香氣卻還是與原來一樣。

儘管,冬至的風異常凜冽,但我喜歡這興安嶺的冬天。寒冷時節,有雪仗可打,有雪人可堆,有餃子可吃,還有殺豬菜可回味。如此,多好!(張相奎)
 


上一篇:漫談冬至
下一篇:枕月而眠